目前分類:試閱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回想起來,大概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
那時候他才剛升上髮型設計師助理,終於可以剪到真人頭髮的時候,他緊張到完全無法剪出直線,只好安慰髮型model今年正好流行鋸齒美。

就在那個連走路身上都會飄出菜味的時期,他認識了那個男人。

「藍尼不在嗎?」

櫃檯的桌面被人用指節輕輕敲著,他一抬頭,就對上一雙笑得很招搖的桃花眼。

「藍尼今天休假。」他強行壓制那頭在心裡亂撞的小鹿,制式回答。

男人似乎有點困擾,小聲的說著這樣啊,但是下一秒鐘又笑彎了眼。

「那就你吧。」

……什麼?」

「你會剪平頭吧?」男人拿下頭上那頂在這麼熱的天氣顯得有點做作的紳士帽,笑眼電力四射,「麻煩幫我把頭髮剪到只剩下一公分。」

 

chen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

野貓有時候也會想,如果他那天不想吃宵夜,又或者他騎車繞到遠一點的鹹酥雞攤,那大概他就不會遇見他了。也不至於會體驗到一些他不喜歡的感覺,像是寂寞啦,軟弱什麼鬼的娘們情緒。

那偶爾會讓他感覺到劇烈的疼痛。

疼痛到總會讓他忍不住想,如果他有一天離開他了,搞不好他就會死了。

 

chen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