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貓有時候也會想,如果他那天不想吃宵夜,又或者他騎車繞到遠一點的鹹酥雞攤,那大概他就不會遇見他了。也不至於會體驗到一些他不喜歡的感覺,像是寂寞啦,軟弱什麼鬼的娘們情緒。

那偶爾會讓他感覺到劇烈的疼痛。

疼痛到總會讓他忍不住想,如果他有一天離開他了,搞不好他就會死了。

 

野貓是一名刺青師,而刺青師的工作時間通常都不太一定。

那天晚上他十一點半打烊關店,路上除了坐在角落抽煙大笑的不良少年外,已經看不太到那些正經過活的上班族或是學生。

尋常的日子,這座城市大約以凌晨十二點為界線,劃分出兩種不同族群的活動時間,像是陰陽兩界那樣,只要不侵擾到對方,便能各自安穩生活。

野貓就活在兩方交界的灰色地帶,人不人,鬼不鬼。

因為這樣子,就算不是特別有興趣,還是會不可避免的聽見、看見或碰見一些事情。然而對他來說,沒有一件事情比今天更離奇。

隨便在巷口的便利商店停好機車,跨進店裡的時候,他明顯感覺到身後跟著一個人。他裝作不經意的回頭看,是個身材比自己要小上一號的少年,白皙清秀,大概是半夜肚子餓了,所以來這裡覓食。

野貓收回目光,悠哉的走到冷藏櫃,從所剩無幾的便當種類裡隨意挑出一個,接著到櫃檯結帳。

店員動作俐落的刷著便當盒上的條碼,他正從皮夾中翻出鈔票,突然另一個便當慢慢的被推進他的視線裡。

「幫我付。」少年眼也不眨的直直盯著他。

 

少年看起來就是少年的模樣。大概十六、七歲,帽T加上牛仔褲,沒有什麼肉的單薄身材,搞不好連下面的毛都還沒有長齊。

應該是和家裡賭氣,所以離家出走吧?

不過那也和他無關。

「滾開。」他不耐煩的按了喇叭,不在乎大響的喇叭聲在黑夜中聽起來有多刺耳。少年倔強的緊緊抿起嘴唇。

「幫我付。」他擋在車前,伸手牢牢的抓著車握把。

店員從透明的窗內窺探,彷彿想伺機打電話報警。

野貓冷冷的勾起嘴角,突然踩下油門。

機車往前暴衝半公尺,措手不及的少年被撞得往後一摔,等到勉強爬起來的時候,機車已經騎出一段距離了。

 

像少年這樣的人,野貓看過太多了。

無論是身邊的朋友、店裡的學徒或客人,還是偶爾擦肩而過的路人,這種人出現的頻率已經高到讓他懶得計算,所以他知道短暫的收留或者溫暖,根本就只是變相的加害。

對於這樣不知人間疾苦的少爺,不如乾脆讓他認認真真的餓過一兩頓,他就會死心的乖乖回家,回去過他的正常人生。

但是野貓卻沒想到是這樣的情形。

隔天早上,不知道坐在機車旁邊多久的少年抬頭惡狠狠的瞪視他,那台陪他征戰四方多年的125前後兩個輪胎都被人放光了氣。

......真是個沒禮貌的小鬼。野貓皺眉,偏頭不耐煩的回瞪著他。

「滾開。」他沉聲。

少年一動也不動,像隻警戒到全身豎毛的小動物,野貓覺得自己倒楣透頂。

「媽的。」他不爽的重踹車身,忽然踢出的腳距離少年的臉只有十公分,少年防衛性的猛然縮起身體。

看他那樣,野貓的拳頭怎麼樣也揮不下去,只好宣洩的再踹一記車體,改搭公車趕去開店。

 

後來的一整天,野貓多多少少都會想到那個少年。

想著他到底滾開了沒,該不會還像個白痴那樣,在那裡又等他一天?

只是等到打烊後回到家,少年已經不在了。

明明覺得無所謂,野貓的心卻控制不住的沉了沉。

隨意坐在被放了氣的機車上,他將裝了兩個便當的塑膠袋掛在握手上,慢慢的點起一根菸。

等到菸快要抽到一半的時候,他從後照鏡裡看見了少年的身影。

 

   ◎     ◎     ◎

 

少年低頭吃便當的背影,像一隻被牛奶收買的年幼棄貓。

還濕著的髮尾貼著異常白皙的後頸,間歇性的水珠誘惑似的流進寬大的T恤衣領裡。坐在他身後的野貓淡淡的看著,然後滅掉了菸。

殘留著尼古丁味道的手指,順著水跡一路蜿蜒,探進了衣服裡面。

少年像是觸電一樣的直起身,明明身體這麼僵硬,卻沒有要反抗的意思,野貓有趣的揚起嘴角。

修長的手指更放肆的鑽進棉褲的褲頭,少年跌落了手裡的筷子。溫熱的指尖一下就停在緊縮的入口,毫不留情的想擠進乾澀的甬道。

直到這個時候少年好像才反應過來,半轉過身狠狠的把野貓揮開。即使早有防備,但在這麼近的距離還是躲不開他的手肘,野貓有些吃痛的撫摸下巴。

「我以為你跟著我,是為了這個。」

他看著少年,少年卻只是低下頭,躲開他的目光。野貓嘲諷一笑。

「明天早上不要讓我看到你。」他最後說。

 

有些人是這樣,想要玩,卻又玩不起,於是連累人也覺得掃興。

那一夜野貓躺在床上,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睡不著,於是坐在床邊抽菸,掉得床單上都是菸灰。

那個說好早上就要離開的少年,一直到了將近中午還是一動也不動。終於野貓不耐煩的伸腳踢了踢睡在地板上的他,他卻像是死了一樣的沒有動靜。

「喂。」野貓姿態粗魯的蹲在他身邊。

少年看起來還是那麼蒼白,但是兩頰上卻有著不自然的紅暈。野貓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,溫度高得驚人,他咒罵了一聲。

 

簡直像是收養流浪貓,除了供吃供住之外,還要打疫苗除蚤。

野貓看著安靜躺在床上的少年,忍不住這樣想。

打過一針之後,他看起來更縮小了一號,說不定年紀比他想得還小。

野貓將菸夾在唇間點火,慢慢的抽一口。四散的菸味大概燻到少年,他彷彿覺得不舒服的小聲咳嗽起來,野貓頓時覺得很麻煩的皺眉。

等到他醒了,他一定要馬上把他趕出去。

他一邊這樣想著,卻一邊熄掉了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enor 的頭像
chenor

七分之六

chen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