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好朋友瑪莉,有一天傳了一張機器人的桌面給我

這張圖片很有風格,就跟她一樣我實在很迷戀她這個人,還有她的才華,大概是這樣,所以我甚至以她為藍圖,寫了一本男主角很像她的小說,兩者的特色都是龜毛都快要死掉,龜毛到有讀者實在受不了,所以忍不住問我,他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?

這個問題問得很好,我想這個世界上除了瑪莉,大概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

可是即使瑪莉龜毛到快死掉,她還是我非常非常喜愛的好朋友

我們常常一起作夢,夢想著未來或什麼。這個世界上誰能陪我追逐夢想?她剛好就陪我走了一段

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那個冬天,瑪莉來我家,兩個人累得要死卻還要按照進度看某部作為取材用的泰國鬼片,結果我撐不到中途,自顧自的埋進被窩睡了,瑪莉說她再看一下吧,我說好,下一秒就沉入睡夢

哪曉得我再次醒來,電腦裡的鬼還沒出來,親愛的瑪莉卻像貓一樣蜷曲躺在床角,睡得不省人事,看起來實在很可憐,卻又很好笑

明明是這麼瑣碎的畫面,然而我想我會永遠記得

記得那個冬天,記得我們拍過的短片,記得在那個起點抑或終點的路上,親愛的瑪莉她陪我走了一段








chen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